2018年,我在一辆单车上看到王侯将相
2019-12-02

    严正声明:“商业人物”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均须获得“商业人物”授权。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,包括但不限于盗转、未获“商业人物”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,均属侵权行为,“商业人物”将公布“黑名单”并追究法律责任。“商业人物”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。

    作者:张友红

    来源:商业人物(ID:biz-leaders)

    

    在一个急剧变化的商业领域里,经历者的选择也会急速地带来截然不同的命运。快得能让旁观者眼花缭乱,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告别了2017年的高光时期,2018年单车经历了最动荡的一年。逆袭追赶,全身而退,围困垓下,这些故事都在2018年给出了结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壹

    2018年,单车领域,三个人的命运在这一年改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去年冬天快结束的时候,我也在写一个关于单车的稿子,《戴威的郁闷背后是程维赫李斌的野心》。起因是资金吃紧的ofo被发现已经完成了来自阿里的两笔注资,共17、66亿人民币。这笔钱和阿里是通过抵押贷款完成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7年下半年开始,戴威就缺钱,之前经过10轮融资的几个亿,全都花光了。ofo的员工都以为,当年的年会热闹不起来了,结果,临到年会跟前,戴威请来了民谣歌手赵雷,举办了一个现场3400人的嘉年华,六个合伙人盛装晚礼服出场,戴威站在中间,穿一件亮灿灿的晚礼服西装。准备不充分,现场一度混乱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时候的戴威刚刚输了血,还是相信春天来了,钱也会来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又是一个冬天,今年,戴威一定没有心情和力气去办这样奢华的一场嘉年华了。这一年,单车领域的他成了一个符号:一个执拗的符号。这一年,他的素描是一个坚守的在风口消失后依旧在用力奔的人。不是奔跑,是奔命,ofo的命运。他成了2018年单车命运里最让人焦灼的那一个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一度消失了很久,有人说他经常带团队去新加坡,那里有一个区块链的公司。也有人说,他整天都在公司。极少的两次露面,都是两次员工大会,他谈了记录丘吉尔的电影“至暗时刻”。第二次谈了,“ofo不会破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2018,注定会让戴威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戴威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年,他的竞争对手,同行者胡玮炜和他选择一个截然相反的路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8年4月,摩拜投奔美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消息出来后,戴威在群里说了五个字,“真的很可惜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在两个人最风光的时候,2017年初,在世界经济论坛上,还合影了。那也是俩人唯一一次同框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8年,对戴威来说,真的很可惜。他有过数次被并购的机会。滴滴程维找他谈,崩了,最后滴滴的所有人集体离开ofo。美团找摩拜,谈了,成了,胡玮炜套现离场。这一年,戴威有了新对手,哈啰单车杨磊。杨磊说,“俩人关系很好,就是不谈合并。”这个对手从2016年开始入局共享单车,一直是低调的潜伏者。2018年,两大巨头ofo和摩拜命运转折的时候,它逆袭成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胡玮炜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月7号,在“商业人物”的年会上,哈啰单车的coo韩美做了一个演讲,说道,“我们一直是穷孩子。”“一直担心生存的问题。”“一直诚惶诚恐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今年以前,哈啰的确不富,它不是单车第一阵营的富孩子。按照哈啰的创始人CEO杨磊的说法,“ofo和摩拜发明了共享单车,我是后来者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在2018年以前,钱对杨磊来说是太奢侈的东西。有一个数字来自哈啰:2017年整年哈啰在获取用户上只花了150万元,这个数字只相当于竞争对手一次活动开销。这甚至让人难以相信。2017年,戴威曾经三个月花光了一轮几个亿的融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杨磊曾说,“见了一两百个投资人,没有一个投的。我们都快撑不下去了,每个月看着账面发工资。我们找投资人说融1500万美金,投资人都会笑话我。他说对手拿着几亿美金,你给我说你要1500万美金,1500万美金你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转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17年6月1日,哈啰宣布获得蚂蚁金服、成为资本、苏民投等20亿元新一轮融资。2017年10月,哈啰和阿里系的永安行合并。2017年12月,蚂蚁金服成为哈啰D轮领投方。2018年6月1日,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对哈罗单车增资18.93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轮融资下来,哈啰成了如今单车项目里唯一的“富孩子”。它也走出了农村,开始了第二步“包围城市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8年3月份,哈啰宣布在全国施行免押金骑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受马云器重的教授,曾鸣也给哈啰站台,说,哈啰会在今年五月份用户量超过ofo和摩拜的总和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8年5月,免押两个月后,哈啰宣布注册用户增长了70%(近7千万),日骑行订单量翻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哈啰的地位算是巩固了。杨磊成了唯一一个单车逆袭故事里的主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贰

    就在上周,我的同事说,“生而骄傲”的创业者,一个是老罗,锤子手机的创始人,一个是戴威。“在成王败寇的逻辑之外,这些人是不是还有其它价值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了想,输入“留下了好的故事”,回复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罗永浩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董事长了,变成了执行董事,法人换成了温洪喜。罗永浩的情怀终究抵抗不住商业逻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旭豪也是一个“生而骄傲”的个体。上海交大研究生,还没毕业就被朱啸虎看上了。他那么牛气冲天,说“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,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、能去上市,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最终,他卖身阿里,最近消了声迹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们出局之前,也都有高调的挣扎和顽强的坚守。戴威是和他们一样,有情怀,有野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5年戴威在微信发布了一篇名叫《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!》的文章,说,“一百多年来,有很多北大人改变了北大,也改变了世界,这一次,该轮到你了。”他的热血在第二天果真也招到了几百个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还说过,“到目前为止,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还没有一个是真正影响世界的,但我认为ofo有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即便在2018年,ofo面临几十亿押金压力屡次传出被并购要倒闭,戴威出来说话,依旧是硬气。“ofo可能并购重组,但绝不会破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理想和情怀,让他看上去具有了王的气魄。王的胸怀和能力呢?

    

    他焦虑:自己的能力跟不上企业发展的速度。今年,ofo风雨飘摇的时候人们开始“怪罪”于:他本身的性格,执拗地要证明自己使得ofo面临如此境况。被屡次提及的例子譬如,和滴滴的谈判,和摩拜的合并,几次改变ofo命运的事面前,戴威的选择是:坚定的相信和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《财经》的一篇报道里,ofo的一个员工说,别人说他考不上北大,他考上了。别人说他选不上学生会主席,他选上了。这成了奠定他性格的基础。

    他想成为王,不能跪倒,不能认输,带着大男孩的执拗和傲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北京ofo总部,市民排队退押金

    

    胡玮炜严格意义上算不上是摩拜单车的将,摩拜真正的将是王晓峰,王负责摩拜的所有运营和全球战略。胡玮炜负责企业文化和对外形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摩拜项目的王也不是胡玮炜,是李斌。李斌的盘子大,国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胡玮炜表现出来的是更加柔软的情怀思路。她上了董卿的《朗读者》节目,讲自己和单车的情怀。是不是一开始就是如此的,谁也不知道,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显然是公关的一次成功品宣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公司内,胡玮炜也不管运营的事情。最初,李斌把这个点子给胡玮炜执行,光是设计出一个单车来就已经让她忙得焦头烂额,她不避讳自己在能力上的不足。王晓峰一手把摩拜从2016年的仅有几十辆单车带到了后来的规模。胡玮炜评价王,“是见过大世面,花过大钱的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有李斌指方向,下有王晓峰做运营,胡玮炜是那个管理团队里最柔软的一个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是双鱼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和戴威相比,胡玮炜已经结束了纠结的创业生活,在摩拜的高光期结束后,迅速并入美团,胡玮炜成功套现成了美团的股东,继续自己文艺女青年的生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要创业?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,不知道胡玮炜是不是实现了当初的想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上去,摩拜一定不是胡玮炜的全部,ofo却一定是戴威的青春和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和这俩人相比,哈啰的杨磊出其不意,打的是突袭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韩美眼里,他是个“all in”的人,“这一点胜过了90%的创业者。”在哈啰的公关眼里,杨磊是个“头疼老大”,嘴巴大,什么都和媒体讲。杨磊说,自己是个习惯收拾摊子的人,习惯“打差牌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6年,哈啰单车决定做后,杨磊确定了“农村路线”,把单车投放到三四线城市和乡镇,避开和摩拜ofo的正面冲突。1988年出生的他,也是个连续创业者。和北大戴威和文艺女青年胡玮炜相比,杨磊是个接地气的人。和戴威选择宁死不从相比,杨磊顺势站队。他对成功的定义是:金钱、家庭、朋友、事业,样样都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和单车的故事,2018年似乎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叁

    之前,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曾问戴威,“夜深人静时,你对工作上最大的焦虑是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,现在的戴威应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问自己,“为什么那么多合作的机会,都谈崩了?他要坚持的是自己还是ofo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是2018年共享单车领域很多人都想问的。

    *图片购自视觉中国

    

    投稿、约访、合作,联系邮箱:bizleaders@qq.com

    添加微信hsy111520,邀您加入商友会

    微信名:商业人物微信ID:biz-leaders1.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(联系人微信ID:hsy111520)。2.喜欢就分享出去,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。3.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。